现场:河中出现大量死鱼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石马村二组三尖角堰(小地名),便闻到一股浓烈的臭味。站在堰桥上,上游河段被水葫芦覆盖得密不透“缝”,据村民介绍,被水葫芦覆盖的河段有一公里多长。下游200米处,有四个网箱,网箱内有大量半斤左右的花鲢、白鲢死亡,漂浮在水面。下游约500米处,河面漂浮着一些死鱼,死鱼的大小与网箱中的相近。

  河中的四个网箱系该组村民陈志强的。陈志强告诉记者,他和村民轮流租该组的10多亩鱼塘养鱼,还有一个多月鱼塘才轮到他的租期。去年9月,他在河道中架设了四个箱,花了近3000元在网箱中投放了4000余尾白鲢、花鲢,准备轮到自己的鱼塘租期时,再移养到鱼塘中。6月30日一早,他发现河水变成了乳白色,沿河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气味,自己网箱中的鱼开始死亡。截至昨日上午,他的鱼大量死亡,还有少数鱼儿浮到表层,类似于水中缺氧的表现。他无奈地告诉记者,由于还未轮到他租鱼塘的时间,无法将还活着的鱼儿转移到安全水域,只能眼看着鱼儿死去。他说,这次突然事件将给他带来逾万元损失。

  讲述:村民捞起近千公斤“昏鱼”

  记者一到村里,就听到村民们在争相谈论这两天在河中捞鱼的事。村民雷国军告诉记者,6月30日一早,河里的鱼便出现了缺氧情况,许多河中的鱼儿浮到表层水面,并伴有少量鱼儿死亡的情况。昨日一早,他经过堰桥时,发现了更多的死鱼。这两天,许多该组村民到河中打捞浮上水面的奄奄一息的鱼。

  村民陈正明告诉记者,6月30日,有二三十位村民在上游水葫芦未覆盖的水域打捞奄奄一息的鱼。当天,他用网钩捞起了五六十斤鱼,昨日上午,他又捞起了三四十斤。他说,这两天,村民打捞上来的最大的鱼超过十斤,估计捞起的“昏鱼”有近千公斤,但有的村民却称打捞上来的鱼总重超出了陈正明所说。陈正明说,担心人吃了影响健康,他准备把鱼煮来喂猫、狗,但他听说,有村民吃了捞上来的鱼。

  针对这次突发情况,许多村民怀疑这与上游乡镇有大量养猪场和猪鬃厂排污有关。据村民介绍,近几年,随着上游出现了大量养猪场和猪鬃厂,泥溪河该河段的污染越来越严重了。前两年也出现过鱼儿缺氧和少量死亡的情况,但没有这次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