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文章列表

信文资本连续爆雷 融资方实控人疑为萨顶顶前夫

作者:成都金海力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scjinhaili.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9-01-11 14:10:14
信文资本连续爆雷 融资方实控人疑为萨顶顶前夫

  来自北京的王女士(化名)给自己的评价是:做过多年投资,买过基金玩过信托,对资管产品相当了解。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位“老江湖”,最近却在熟悉的领域里翻了船。

  2017年3月,王女士参与了北京信文资本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文资本)发起设立的“信文通邮契约型私募基金”(以下简称信文通邮),投资金额为100万元、期限一年。到了第二年3月底,应该收到本息的王女士没等到融资方的付款,却等来了基金管理公司信文资本的几纸公告,称融资人通邮(中国)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邮科技)未履行到期回购本金支付义务,并将尽快启动诉讼程序。

  和王女士面临同样窘境的还有另一位信文通邮的投资人,来自上海的李先生。接到信文资本的公告并向其询问相关情况后,李先生对于通邮科技质押给基金的应收账款产生了疑问,而今年7月来自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的一则声明令他更为瞠目结舌。声明中称“没有任何机构就基金发行事宜到我公司开展尽职调查”,“基金披露的有关信息与实际情况严重不符,已经产生误导投资者并损害我公司声誉的后果”。

  事实上,信文通邮并不是信文资本出问题的第一个项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今年早些时候刚刚报道过,信文资本旗下的“信文兴乐1号契约型私募投资基金”出现兑付危机。短短几个月时间里,两个项目相继爆“雷”,信文资本到底发生了什么?信文通邮的应收账款是否存在问题?后续又将如何发展?记者展开了深度调查。

  项目全过程复盘

  “我和王女士都是中信信托的老客户,通过中信信托的一个销售经理买了(信文通邮)这个产品。信文资本的注册资本才1000多万,要不是因为有中信系的背书,我们怎么会买它发的基金呢?”说起2017年3月购买信文通邮的场景,李先生历历在目。

  记者在多位投资者提供的信文通邮基金方案和合同上看到,该基金规模为1.8亿元,分为A、B、C、D四类投资人。A、B、C类投资人的基金总份额相同,均为3400万元,D类投资人的基金总份额为7800万元。

  基金存续期为2年,A类投资人的投资期限为0.5年,B类1年、C类1.5年、D类2年。目前半年和一年期的已经到期,后者出现违约,1.5年期的也即将到期。

  那么这几类投资人的收益又是多少呢?我们来看看合同约定。

  这么一看,收益似乎也不是很高。不过作为一个债权类产品,还是算得上可观了。

  在基金的“投资范围”一栏中,信文资本给出的表述是:通邮科技与基金签订《应收账款收益权转让暨回购合同》,按照5.88折,将其持有的6个省的应收银行账款资产包的收益权转让至基金,基金对应收账款的回款账户进行印鉴监管,并将应收账款通过中登网质押至基金名下。

  信文资本在向投资者出具的“通邮中国企业融资项目尽职调查报告书”中表示,该基金的投资方向是“用于通邮中国的经营流动资金”。退出方式为到期后由通邮科技回购本金。

  风控措施则包括以下几点:1、回购人将基础资产通过中国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办理应收账款质押登记;2、回购人出具《差额支付承诺函》,约定回购人将不可撤销及无条件地向基金投资者承诺对基金各期预期收益和到期应付本金的差额部分承担补足义务;3、规定回购人以不含在基础资产中的其他业务收入作为差额补足款来源;4、信文对企业应收账款回款账户进行监管并加预留印鉴;5、通邮中国实控人对回购义务承担无限连带担保责任。

  看上去逻辑严密,但仔细一看又有哪里不对劲。正如一位不愿具名的律师告诉记者,一众风控举措中,似乎只有应收账款这一项可控,其余以承诺等作为风控措施的规定则“不太妥”。

  一年期项目到期后,信文资本曾连发多条临时公告给投资人,称受市场环境影响,支付宝、微信等支付手段在2017年迅猛发展,移动支付已经大量替代小额现金支付,严重影响了ATM机等自助设备的布放,从而影响了通邮科技的业绩及现金流。今年4月,信文资本向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书。

  “改头换面”的基金管理人

  正如李先生所说,信文资本的强大背景和通邮科技的相关介绍,是大部分投资人决定购买该产品的核心因素。

  在推介材料中我们看到,信文资本对自己的公司概况是这样介绍的:

  在这其中,该公司对于两家大股东中信锦绣和文发集团又进行了着重介绍:

  那么真实情况是否如此呢?

  “天眼查”信息显示,信文资本成立于2015年12月底、注册资本1100万元。中国文化产业发展集团公司和中信锦绣资本确实一度曾是信文资本的法人股东,但前者早在2017年6月便退出了信文资本,中信锦绣资本也在今年6月底悄然“撤离”该公司。

  目前,信文资本的股东包括信文资本管理(杭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信文资本)、中信资本(珠海)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珠海中信资本)和国新科创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仔细查看前两者,会发现一些更为有趣的现象。例如,杭州信文资本的全资母公司正是信文资本,而珠海中信资本则是一家注册在香港、名为“中信资本咨询有限公司”的全资孙公司。“中信系”的身影似乎闪现其中,但仔细查看又发现只是挂了个名字,正如一位业内人士半开玩笑所言,都是“中信系的外围公司”。

  而作为信文通邮的融资人,通邮科技的介绍同样令人震撼。推介材料显示,通邮科技的股权结构如下:

  这一众业内知名的股权投资机构,着实令人眼花缭乱。是否真实记者无法确认,不过天眼查信息显示,通邮科技成立于2006年12月,注册资本5000万美元,法定代表人李柏林。目前,该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共有79起。记者随手翻了一个诉讼,该公司曾在2017年初、信文通邮项目成立之前因拖欠他人房屋租金93820元被告上法庭,而通邮科技租赁该房屋的用途正是“用于自动柜员机安装”。

  记者在随后的调查中还发现,李柏林与歌手萨顶顶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公开资料中有大量涉及二人的信息,“相识仅90分钟就闪婚”“李柏林对萨顶顶事业鼎力相助”等消息流传甚广。有投资人告诉记者,此前李柏林在与投资者的沟通中也多次提到前妻萨顶顶。

  对此,信文资本回复记者称,在产品募集阶段向合格投资人提供《招募说明书》进行项目说明,未提供过其他推介材料。

  扑朔迷离的“应收账款”

  信文通邮项目出现问题时,包括王小姐、李先生在内的多位投资人向信文资本提出,希望其确认并向投资人出具应收账款真实性的相关证明。他们很清楚,这笔应收账款或许是基金唯一的指望。

上一页123下一页

推荐阅读/观看:武汉公司注册 https://www.whrdpx.com/gszc/

上一篇:抢先一步垄断财富 “弗太牌首乌”与您共赢天下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