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块都不给我”,成为去年 “小红帽” 事件里的网络热词,作为主角之一的 “ 小红帽 ” 意外红了,并推出网络单曲,而另一位主角黑衣男子穆易 ( 化名 ) 却被公司炒鱿鱼了。之后穆易以就业歧视将老东家深圳装修艺装饰设计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认为被告以性取向为由拒绝原告继续上班的行为,违反了《就业促进法》 第二十六条规定,侵犯了原告的人格尊严和平等就业权,请求法院判令该公司向其公开书面道歉;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 5 万元。南山区人民法院一审认为没有证据证实公司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是因为穆易是同性,判决穆易败诉,穆易不服提起上诉。近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 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这场社会关注度颇高的案件终于落下帷幕,据悉该案也是中国首例同性恋职场歧视案件。

  因网恋见光死起了 “ 小红帽 ” 风波

  2014 年 10 月 29 日,深圳两名“男同志”街头发生口角,因 100 元打的费用的吵了起来,“惊动”警察赶到现场处理纠纷,整个纠纷过程不知被谁上传至网络,成为当时的热点新闻,由于当时主角之一戴着小红帽,于是被戏称为“小红帽”视频。

  那 么“小红帽”口角到底是怎么起的 ? 从法官询问律师的问答中,记者得知穆易和 “ 小红帽 ” 当时是在谈恋爱,两个人算是网恋,现实中还没有见过。有一天,他们就约定见面地点,没想到穆易对 “ 小红帽 ” 是 “ 见光死 ”,当场就要离开。“ 小红帽 ” 住在宝安区,他就说自己从那么远来了,不能白跑一遭回去,就和穆易要打车钱,遭到拒绝后就说 “ 一百块都不给我 ”。

  原告律师证实视频是路人拍下传到了网上,导致 “ 小红帽 ” 另一位主角视频中的黑衣男子穆易被曝光了。穆易表示这来是个人隐私,并不愿意透露自己的同志身份,“ 不知道谁拍下视频又传到网上,视频大量传播,很多人都看到了我 ”,就这样他无奈地 “ 被出柜 ” 了。

  老东家因小红帽视频辞退黑衣男

  “ 小红帽 ” 视频被疯狂流转,穆易称接到很多朋友的电话,给他造成了一定的精神压力和困扰,当时他身穿黑色衣服。紧接着 2014 年 11 月 8 日,穆易接到老东家深圳某设计有限公司的通知,称其因不遵守公司关于佩戴工牌和工服的纪律,并且被投诉服务态度不佳而被公司解雇。

  穆易是 2014 年 8 月 28 日入职深圳市装修艺装饰设计有限公司,担任设计助理一职,之后在 10 月 1 日升为销售设计主管,他说直到 10 月底因 “ 小红帽 ” 视频爆红后,工作和生活尤其发生了变化。

  “ 我很少按时下班,连续三个星期没休息我也无怨无悔。后来公司说每周的休假只能当周解决不能往后累计,我也没有半句不同意。可惜即便工作很努力,视频曝光 后,公司还是把我辞掉,而且没有赔偿。” 穆易说在跟公司的交涉中,公司人事经理李某某认为视频的曝光让他们感到了压力。事后穆易在媒体采访中也说自己很努力工作,经常加班,连续三个星期没休息也 不抱怨,平时见客户都是自己承担车马费。

  穆易委托律师于去年 11 月 26 日向南山区法院提起诉讼,将深圳某设计有限公司告上法庭,认为被告公司侵犯了穆易的平等就业权,请求法院判令该公司向穆易赔礼道歉,并支付 5 万元精神损害赔偿。起诉书称 2014 年 11 月初,深圳某设计有限公司获知穆易的性取向为同性恋,将其辞退。穆易多次与公司沟通,均未能继续上班,也未获得道歉,精神遭到严重打击和损害。

  一审判决驳回穆易全部诉求

  “ 因为你的同性恋身份,影响到公司的形象 ”,“ 同性恋只是一个原因,虽然有些人能接受,但不是我们公司的同事和客户能接受的 ”、“ 到处在传,说我们公司有个同性恋,好恶心 ” 之类的话,出自穆易交给法庭的一份录音材料,据穆易的代理律师刘潇虎介绍这是穆易向法院提交的录音证据。

  录 音内容是 2014 年 11 月 20 日,穆易和 “ 董妈妈 ” 一起到公司和人事经理李某某的对话,刘潇虎表示录音中可以明显听到公司前台接待穆易,以及李某某出来迎接穆易的全过程,内容涉及公司领导、部门、具体工 作,不是该公司员工,是没办法谈得如此熟悉如此自然的 “。

  南山区法院审理后认为,穆易认为深圳某设计有限公司因其是同性恋而解除劳动合 同,侵犯了其人格尊严和平等就业权。其提供了对话录音作为证据,但被告公司对其不予认可,穆易也未能提供其他证据加以佐证,法院无法确认对话录音是否穆易 和公司工作人员之间所进行,因此对对话录音资料的证明效力不予采信。

  法院还认为,退一步讲,即使穆易提供的对话录音资料的真实性没有问题, 亦只能看出仅仅是穆易和 “ 董妈妈 ” 单方面不断向公司工作人员提问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是否就是因为 “ 穆易网络上视频(小红帽事件)”、“ 穆易为同性恋 ”。该公司李姓工作人员的对话内容中虽然有部分内容提及该网络视频,但没有明确解除劳动合同的原因就是因为穆易是同性恋,而是有关穆易的网络视频影响公司 形象。穆易也没有证据证明其人格尊严受到侵犯。南山区法院驳回了穆易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穆易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

  上诉后被二审法院认为证据不足驳回

  刘 潇虎律师一直认为穆易是被公司辞退的,不是自己离职的,他说深圳装修艺装饰设计有限公司以 “ 视频泄漏同性恋影响公司形象 ” 为由辞退,本质上即是以同性恋为由辞退。“ 一个是直接表示的同性恋歧视,而泄露视频影响公司形象属于间接的表示同性恋歧视,综合表述为歧视同性恋,无疑是非常准确的。”

  刘潇虎律师还说有关穆易的网络视频影响公司形象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对同性恋的歧视。只有歧视同性恋,才会错误地认为泄漏同性恋隐私的视频会影响公司形象,如果不歧视同性恋,就不会认为同性恋是一件有损形象的事情。

  被告公司辩护律师则表示穆易是自己主动申请辞职的,然后公司批准了其离职请求,并没有辞退一说,而且从离职报告来看,上面是穆易手写的 “ 个人处事 ”,如果是公司正常辞退程序,应该会详细写明 “ 客户投诉 ” 或者 “ 不遵守公司规章制度 ” 之类的话语。

  该 案二次开庭审理后,深圳市中院纠正了南山区法院的证据认定,对穆易提供的录音证据真实性予以认可。但其认为录音材料并不足以证明系因同性恋而解除劳动关 系,无法证明侵犯人格尊严和平等就业权。因为从录音资料的内容来看,被告公司的工作人员在对话录音中亦从未明确认可是因为知道穆易是同性恋而解除劳动合 同,而是认为因为 “ 小红帽事件 ” 视频的曝光,影响了公司形象。

  此外,穆易 “ 离职申请表 ” 中离职原因仅为 “ 个人处事 ”,因此与同性恋无关。而且 “ 小红帽 ” 时间在网络上迅速广泛流传并不仅仅是因为反映了事件双方系同性恋的事实,更主要的是事件双方在处理自己情感需求的方式和人生态度,引发大量负面社会评论。 该录音资料不足以证明穆易是因为同性恋的身份被公司解除劳动关系,因此穆易称公司侵犯其人格尊严和平等就业权,证据不足。最后终审判决结果是驳回上诉,维 持原判。

  (深圳晚报记者 伊宵鸿 编辑 武晓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