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企业简介 > 文章列表

相依为命的狗“毛毛”被毒杀 老人大哭后失联

作者:成都金海力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scjinhaili.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6-07-30 16:13:35
相依为命的狗“毛毛”被毒杀 老人大哭后失联   在外地漂泊流浪了30多年的周叔心里,他的“毛毛”,就是他的命。   潇湘晨报记者 张树波 实习生 江家仪 张朝昕 长沙报道   “毛毛”是周叔收养的狗,今年4岁,他与它同吃同住。因为不能带狗上火车,他甚至买来摩托车带狗从广州骑回长沙。   但在7月20日早晨,他的“毛毛”被发现死于毒镖。   悲伤的老人,哭着给收留过他的长沙宠物店老板打来电话,留下“狗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的话语后,失联了。   爱犬之死   他的朋友圈大都是毛毛,最后几张是它的尸体   7月21日上午,在位于湘江世纪城的宠宠乐园,小孔匆忙地从外面回到店里,一脸疲惫。   小孔是这家宠物店的老板,也是曾收留过周叔的人。自从接到周叔电话后,她便一直四处奔波,想找到失联的周叔。   20日早上7点多,她接到了周叔的电话。电话那头,周叔的声音里带着哭腔:“毛毛被人毒死了!我的手也断了。”   听到这个消息,小孔心里一惊。周叔在电话里开始哭了起来,情绪很不稳定,“他说不清到底是手断了,还是手没了”。   电话这头,小孔试着稳定周叔的情绪,一直在安慰他,想弄清毛毛到底是在哪里被人毒死的。但是周叔情绪太激动,只说自己在株洲,“我让他回店里,他也不同意。”   “狗死了,我也活不下去了。”小孔记得,周叔悲伤的声音里,留下了类似这样的话语。   周叔挂了电话。等小孔再打过去,电话就打不通了。   小孔知道,毛毛对周叔来说,比自己的命还重要。周叔原名周建云,无儿无女,在外地漂泊30多年,在长沙也没有找到亲人,毛毛就是他的全部,“周叔把毛毛当儿子看,我怕他想不开轻生。”   就在给她打电话前一个小时,周叔更新了最后一条朋友圈,配了五张图。两张是毒镖的照片,另外三张赫然是中毒镖后死去的毛毛。   而他此前的朋友圈里,大多是和毛毛在一起的开心模样。   狗不能上火车,他曾骑摩托车带它回长沙   周叔的微信昵称是“被爱感动的人”,头像是毛毛和他的合影。在这张照片里,毛毛的脸,几乎霸占了整个屏幕。   长沙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志愿者江帆算是和周叔接触最多的人。他说,周叔是长沙人,离开长沙有30多年了,曾在广州打零工。在广州时收养了毛毛,当时毛毛才刚出生。   毛毛一岁多时,周叔的身份证遗失,他决定回长沙补办身份证。   由于不能带着狗上火车,他就用积蓄买了一辆摩托车,“一路上骑着摩托车带着毛毛回长沙。”   2014年11月,周叔骑着摩托车从广州出发,辗转到去年3月份才到广西桂林。不幸的是,他被一辆货车撞伤,货车逃离现场,当时毛毛一直守在周叔身边。   出了车祸,多年积蓄被偷,周叔只能带着毛毛边乞讨边回家。   幸运的是,他遇到了桂林“宝贝有家”流浪动物公益站的爱心人士。在爱心人士的帮助下,周叔顺利返回了长沙。当时桂林的媒体还进行了报道。   爱心人士还与长沙小动物保护协会联系,把周叔在长沙安顿好。起初他住在长沙小动物保护协会基地,“给他租了房子,他平时帮忙打扫下狗舍。”   因为在长沙没有别的亲人,周叔的身份证是江帆陪同去办的。   在去年桂林媒体的报道里,周叔说自己是1948年出生,出生后被遗弃,4岁被领养。但养父母对他情感淡薄,他们后来便断绝了关系。   补办身份证时,他改了名字,叫李斌,1959年出生。   出事前一个月,性格执拗的老人离开了长沙   在长沙小动物保护协会基地,除了抽烟,周叔其他大部分工资都花在了毛毛身上。   一般在基地,会给动物吃猪肺拌饭或者鸡胸肉,周叔不让毛毛吃猪肺,他会自己掏钱去买鸡胸肉。   协会会长亨特发现,周叔也会用工资买肉给基地的其他狗吃,而经过他照顾的几只狗,都长得很胖。   去年八九月份,周叔来到宠物店上班,平时主要负责清洁,有时会帮忙修修门,换换灯。   他住在店内二楼10多平米的房间里,毛毛也和他住在一起。   在店里,毛毛的待遇依旧很好,每天都吃狗粮,周叔还时不时会给它加餐,买来毛毛喜欢的肉。   在小孔眼中,周叔做事很勤快,会上网还会用微信,喜欢戴着眼镜看报纸,就是性格有些执拗,不爱和人说话。“可能一个人在外漂泊久了,喜欢一个人独处,其余与别人没有什么不同。”   前段时间,毛毛有点感冒,店里的人劝他给毛毛喂点药。周叔并没有听,而是按自己的方法做,“不过他是真的很爱狗”。   亨特对周叔的倔强也印象深刻,“他喜欢按自己的想法来。在饲养方法上、工作安排上不愿听别人的意见。”   今年6月底,周叔带着毛毛离开了宠物店。小孔尊重他的选择,“他有自己的想法”。   “他可能是在外漂惯了,更喜欢一个人。”江帆说。   很久之前周叔就和江帆提过,他想离开长沙,觉得不适合在这里生活。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周叔离开长沙才一个月,他们就收到了毛毛的死讯。   他们更担心的,是电话那头那个悲伤无助的老人。   寻找老人   老人失联前,曾在株洲渌口出现   为了尽快找到老人治伤,小孔和朋友们发朋友圈紧急寻人。有网友提供线索,说曾在株洲渌口看到过老人。   20日下午,小孔赶紧跑到株洲,经过与当地派出所核实,调取周边监控发现,老人带着毛毛在渌口出现过,但是并没有找到毛毛被毒死的事发地。   小孔说,6月底,她还和周叔保持联系。后来,周叔告诉她,他带着毛毛去了株洲。   周叔一个人带着毛毛在外面,自己身上没钱,又没有其他收入,小孔曾提出给他钱,但都被周叔拒绝了。   “依他的性格,这次他可能会想不开。”江帆说,周叔无儿无女,一直把毛毛当儿子养,现在毛毛出事了,“大家都怕他会轻生”。   20日当天,小孔和朋友在株洲找了许久,她想先找到周叔,带他先把伤治好,但依旧没有找到周叔的下落,“希望好心人看到,能给我们提供线索”。
上一篇:习近平致2016“一带一路”媒体合作论坛的贺信 下一篇:国务院任免国家工作人员 李刚任国侨办副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