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联系方式 > 文章列表

川师大杀人嫌犯:我受不了他说谢谢你饶我一命

作者:成都金海力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scjinhaili.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6-07-01 11:08:41
川师大杀人嫌犯:我受不了他说谢谢你饶我一命 滕刚(化名)照片 图自网络 滕刚曾因病休学证明 图 探针 滕刚位于甘肃白银的老家 图 探针 滕刚位于甘肃白银的老家 图 探针 滕刚的陌陌账号 图自网络 滕刚的QQ账号   川师大杀人嫌犯:我受不了他说谢谢你饶我一命   原创 2016-04-18 每日人物   在看守所里,滕刚(化名)向律师描述了事发当晚的情形。   他说自己试图向芦海清解释自己的精神状态,患抑郁症的经历,但海清没有相信他的话,还开玩笑地说了一句,“谢谢你饶我一命”。   滕刚被激怒了。他以极端残忍的方式杀了芦海清,并且向律师表明,他一心求死。   这和滕刚在艺术学校里给别人的印象完全不同。   他的父母在昨天向媒体说出了他曾经两次抑郁自杀的经历。被很多人贴了“乖娃娃”标签的滕刚在此事之后才真正显露出不为人知的多个面相。   “他一心求死”   罗律师在看守所内见到滕刚时,觉得这个少年没有她想象中的戾气,看起来反而有些气质柔弱。   滕刚见到律师来了,哭了。   罗律师见到他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问他,到底和芦海清有多大的仇,为什么要做出这样的事情?这样会对对方家庭和自己的父母造成多大的伤害?   滕刚的回答让她觉得,这个孩子的心理有些不太正常。   他答的很简单,“当时我什么都没想,就做了”。罗律师说,在滕刚的描述里,他是“因为一些很小的矛盾积攒起来”才动了杀念。   滕刚说,两人在3月26日打架,芦海清用皮带抽了他的脸。第二天本来好了,但是芦海清将打架时撕破了的衣服扔在了自己的垃圾桶里。滕刚觉得,这就是一种挑衅。   “我对别人的说话方式很在意,不喜欢别人嘲讽我。”滕刚对罗律师说。但是实际上,很多正常的玩笑都被他看成了嘲讽。   案发前,滕刚还动了出家的念头。他百度了寺庙的电话,询问自己能否出家的事宜。对方态度不好,话也没说清,滕刚出家的念头落空。   滕刚告诉罗律师,事发当晚,他将芦海清叫到了学习室,试图向海清解释,自己过去的一些经历以及心理状态――他曾患精神抑郁,也认为自己的心理状态不太正常,请海清“尽量不要惹他”,自己很可能控制不住情绪。海清不太相信的样子,说了一句“谢谢你今天饶我一命啊”,这句话在滕刚看来是讥讽,由此激怒了他。   在杀了芦海清后,滕刚觉得自己是离死不远了,他想自己一定会被判死刑,几天之后就能死。于是,他回到宿舍对室友们说,“你们快报警”。随后返回案发现场的学习室。有同学进来劝他,不要冲动。他将那人赶走,将学习室的门反锁,直到警方到来。   “我会不会被判死刑?”滕刚问罗律师。   “这不一定。一方面,你的行为确实很残忍;可另一方面,你有自首情节。”罗律师说她这样回答。   滕刚没有想到审理将经过一个不短的流程,他露出了绝望的表情。滕刚并不想见自己的父母,只是让律师转告父母,尽量给芦的家里一些赔偿。   “他一心只想赴死。”罗律师对每日人物(ID:meirirenwu)说。   封闭、刻苦、“零交流”   昨日滕刚的父母通过媒体发声:滕刚曾患精神抑郁症,曾两度自杀,最长曾休学一学期。   我们赶到滕刚家中的时候,在几个亲友的陪同下,滕刚的父母都躺在床上,双目紧闭。下午,滕刚的母亲已经休克过一次。   滕刚的父亲腾宗武在甘肃省白银监狱担任狱警,母亲则是白银监狱下属单位的员工,家里的装修相对普通。   据媒体报道,滕刚的父母说,他们之前一直隐瞒了滕刚曾经自杀的事情。   也并不是没有一些痕迹。高三那一年,滕氏夫妇将滕刚送至白银的一所艺校,向老师嘱托:滕刚的个性有些封闭,请多照顾。   “入学的时候父母提过他休学的事,但具体什么原因没说。”艺校的老师苏敏回忆。   起初,老师们并未发现不妥。这个中规中矩的孩子,服从式地接受老师的所有指导和要求,从未有过违背,并且“十分刻苦”。   刚来学校时,滕刚的专业成绩一般,并没有进入学校的精品班,只进了普通班,且成绩在班里的中游水准。但往后每个月一次的考试中,滕刚的成绩一直都在进步,临近艺考,他成为了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   “他对自己要求很高,立志考个好大学,如果考得不好,他会连着几天闷闷不乐。”苏敏说。   他父母“最多的时候一周来三四天陪他学习。”声乐老师苏棋说,由于滕刚很有潜力,各方面条件都很好,无论是父母还是老师,都对他抱有挺大的期待。苏老师觉得滕父是个老实人,滕母性格很开朗,但是对孩子要求严格,“尤其是妈妈,望子成龙心切。”   时间久了,老师们发现,这个文静的男孩确实有些“独”。他平时很少说话,独来独往,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   文化课老师刘波(化名)以为,那是一个清高的孩子――学音乐,多多少少有些个性。刘说,“他并没有表现的很特别,和男生、女生都能相处,只是和男生玩的好些,常常一起出去吃饭。”   苏棋发现了滕刚有点“怪”,别的孩子在下课时时常与老师逗趣,就上课内容与老师交谈几句,滕刚则与老师“零交流”。上课时,滕刚偶尔呈现出呆滞的状态,“眼睛不知道在看哪儿”。   起初,苏棋以为滕刚只是与自己无交流,后来发现,他与所有任课老师几乎都没有交流。   几堂课下来,腾刚的声音状态比从前好了很多,苏棋很兴奋,他问滕刚:“你感觉到你声音前后好像变了一个人吗?”   滕刚只回了一声“哦”。好像问的是别人。   寒假时,滕刚又回苏棋处补课,苏棋问,声音怎么退步了。   滕刚还是只回了,哦。   艺校的老师们到现在仍然没缓过来,他们想不通滕刚为什么会有如此激烈甚至残忍的行为。从前班上、寝室也有农村孩子,“滕刚没有因为自己是城里人就有优越感,他平日里穿的中规中矩,从来不惹事。”苏棋说。   在苏棋眼里,滕刚是个“腼腆、踏实的孩子”,“很乖、很懂事”。偶尔上课迟到了,老师骂几句,他挠挠头笑笑,从来没回过嘴。   摇摆的情绪   在滕刚的社交平台上,他表现出和现实生活中不一样的状态。   从目前能找到的信息来看,滕刚在社交平台上的情绪显得有些起伏、摇摆。   一方面,他显得暴躁、消极、充满戾气。发布微博时,他时常使用侮辱性的字眼;也曾不止一次地在网络游戏战败时对对手破口大骂。   2013年底,在接连发布一系列看似低沉状态的微博后,滕刚注册了一个陌陌账号,并创建了一个陌陌群组。创建群组的当日,他在微博上发布了一个女孩的照片,并配以文字:“我他妈一定要把这女的杀了。”   他的主页中,一条早年发布的微博引人关注。2012年末,滕刚转发了白银市连环杀人案的百度百科链接。甘肃省白银市连环杀人案,相继发生于自1988年至2002年的14年间,白银市9名女性惨遭入室杀害,凶手作案手段残忍,多名女性颈部被割开。巧合的是,这与芦海清的死状相似。   另一方面,滕刚也表现出一种渴望积极向上的状态。有时他鼓励自己,“永远要积极向上”、“每天多笑一笑”,有时他提醒自己“要克制”、“要看到别人好的地方”。在他十八岁生日之前,他提到,要“尽心知性”。这句话出自孟子,意指人要自省。   但更多的时候,滕刚不是感到愤怒,就是感到落寞,他几次在微博上诉说自己病倒了,但他的微博几乎从来无人转发评论。“难过的时候抱抱自己”,“大清早地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医院是什么感觉”,这样的语境频频出现。   音乐贯穿了滕刚的整个高中时代,他每隔一段时间就会通过“唱吧”软件录制自己的歌声上传到微博上。与芦海清一样,两人都热爱音乐,热爱歌唱。据四川师大校方表示,也正是芦海清在宿舍内唱歌影响了滕刚,以致二人冲突。   没有人真正清楚,这个20岁的少年究竟在什么样的心理状态下用残忍的方式杀害了他的同伴。那是一个和他有诸多相似的伙伴:来自同一个省份,同一个城市,同一个专业,甚至在2015年春天的那场甘肃省艺考中,他们获得了同样的分数和同样的排名,进入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宿舍。   滕刚发布的最后一条微博停留在2015年11月14日,那时的他刚迈入大学校园不久,他写下:路漫漫其修远兮。许是对象牙塔充满了期待。这句话也曾出现在死者芦海清的朋友圈里,时间就在次年2月,芦接上了后句:吾将上下而求索。但现在,二人求索的道路似乎都终止了。 责任编辑:陈琰 SN225

推荐阅读:微商帝 http://www.weishangdi.com

上一篇:台湾:在南海议题上不会与中国大陆联手 下一篇:中纪委机关报释疑党员干部退休挂职企业也违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