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上个月,有天晚上11点多我去小梅家士多店买绿豆沙,一进去就看到她爸爸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住在士多店对面二楼的租户李先生回忆,当时是深夜,街上人非常少,他看到小梅在抗拒易红桥,李先生当场愤慨地骂了一句“神经病”。  就是上个月,有天晚上11点多我去小梅家士多店买绿豆沙,一进去就看到她爸爸将手伸进她的衣服里抚摸。”住在士多店对面二楼的租户李先生回忆,当时是深上人非常少,他看到小梅在抗拒易红桥,李先生当场愤慨地骂了一句“神经病”。

  小梅:妈妈也可以恢复单身和自由

  刘女士:你觉得搞成现在这样好看吗?

  小梅:好看,真的好看,至少我自由了。

  刘女士:那我的自由呢?

  小梅:我没叫你不自由,你也可以自由啊。你把小孩生下来,我跟叔叔说都是我的错(请他帮忙养)可以了吗?妹妹我会带的,你去过你的生活,可以吗?你是自由的,你是单身。

  刘女士:…

  小梅:我当初问你跟不跟我走,你不跟,好了,现在怪我了。我已经料到这样的结果了。

  刘女士:妈妈从怀孕开始你就这样搞,有必要吗?

  小梅:你生你的孩子,我又不要你的钱我会挣,而且亲友也会帮点忙,会让你顺利生产的,至于你要不要这个孩子,到底这个孩子转不转给叔叔,那看你。现在事看你自己了,你是单身完全可以去再找。

  刘女士:你一定要这样把家里搞得妻离子散吗?

  小梅:是,那宁可我被侮辱事吧?

  (因小梅情绪过于激动,对话暂停)

  刘女士:现在你把爸爸关起来了,你就好了。

  小梅:是,都是我的错,好了吧?

  (对话再次暂停)

   小梅:如果你父亲这样对你,你觉得能原谅吗?

  刘女士准备离开时,又走进小梅想和她说话。此时小梅开始哽咽。

  小梅(哽咽):你知道我感受吗?你是我妈妈,我从来没有怪过你,我需要你的安慰。

  刘女士:我知道你的难处,但是我们是一个家……

  小梅(打断妈妈):我们不需要他,无论我做什么都不想牵扯到你们。以后我会按照我的能力(照顾你们),我这么大我能解自己做的一切,你懂我意思吗?

  刘女士:你不能原谅爸爸吗?

  小梅:你觉得能原谅吗?扪心自问一下,如果你父亲这样对你……

  刘女士(打断小梅):我知道判决书下来了,但是能判多久还不知道。我知道没有你,他也好不到哪里去。

  小梅:所以我才让他滚啊,滚出我们的世界啊。为什么你就要依赖他?

  刘女士:不是依赖不依赖,是一个家庭好不好。

  小梅:一个家庭没有他我们照样可以生活。

  (文/广州日报记者王晓全、松、方晴、周浩杰、谭秋明、陆建銮图/广州日报记者陈忧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