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逃四追 好心人送他回家

  在张朝晖的家里,两个孩子和她在一起唱歌、聊天,过得很开心。他们也终于敞开心扉,道出从马戏团逃跑的实情。张朝晖和丈夫想帮他们回家,可事情却没那么顺利。

  他们说家人待自己不好,不想回家。大男孩带着毛毛逃跑了4次,张朝晖出去找了4次。而在毛毛最终决定不再跑,等家人来接后,大男孩第五次出走,再也没有回来。

  好心收留

  张朝晖目前没有工作,丈夫贺未美在当地水厂上班,工资只有2000多元。贺未美的父亲也有同样的经历,10多岁走失,直到60多年后才认祖归宗。平时,他们偶尔也会“捡”小孩回来,但小孩很快就找到父母。

  在家里,毛毛谎称自己叫小星,大男孩则称自己小龙。他们担心邻居说闲话,伤了孩子的自尊,对外称两个男孩都是丈夫战友的孩子,来投靠他们。

  两个男孩生活得很惬意。他们叫张朝晖姑姑,一起唱歌、聊天,其乐融融。张朝晖发现,两个孩子都是唱歌好手,尤其是毛毛唱的《听妈妈的话》,让她很感动。晚上,毛毛经常要跟张朝晖一起睡,还跟她说:“你要是我妈妈就好了。”张朝晖感受得到,这个孩子缺少母爱。

  就这样过了一段时间,两个孩子终于信任张朝晖夫妇,说出实情。但孩子们一直不肯说出家在哪里,贺未美计划让毛毛继续读书,小龙如果不愿上学,可以跟自己学习维修水管。

  被收留半个月后,有一次,毛毛买了一些垃圾食品。张朝晖说:“不要吃不健康的东西,才会长寿。”毛毛突然问她怎么知道父亲的名字。张朝晖猜想,“长寿”就是毛毛父亲的名字,她没有点破,称网络那么发达,要知道并不难。毛毛这才说出真实姓名和家庭地址。

  四逃四追

  张朝晖决定第二天带他们到派出所报案。作为母亲,她深知孩子丢了,家里有多着急。

  可第二天中午,两个孩子说要去买东西,跑了。张朝晖和丈夫到处寻找,她尽力让自己冷静下来,回想起孩子们曾住在桥洞,赶紧去找,这才远远地看到两个孩子。她躲在一边,等孩子走近了才突然出现,一把抓住毛毛,问他们为什么跑。

  毛毛告诉她,是哥哥想跑,自己还是想回姑姑家。小龙想回马戏团,他曾说父母离婚,法院将他判给父亲,但他喜欢跟母亲生活。张朝晖安慰他,如果小龙不想跟父亲生活,她可以让当地妇联帮他回到母亲身边。小龙这才同意回来,当天下午到派出所报案。

  在派出所,毛毛说家里对他不好,父亲一直揍他,他们不想回家。很快,毛毛的身份被确认,但小龙所说的情况却无法查实。

  当天晚上,毛毛的二叔来电话了。听到闽南话乡音,毛毛拿着话筒大哭。

  然而,在等待毛毛家人来接的短短几天里,两个孩子又跑了3次。

  报警不久后,有两位老师特意过来看望,硬塞100元钱给张朝晖,被推了回去。这一幕被小龙看见,告诉毛毛。毛毛很生气,质问张朝晖是不是要卖掉他们。张朝晖笑了:“姑姑要想卖你们,怎么会带你们去报警?你要是不相信,就不能呆在这里。”

  毛毛转头甩下一句“我走了”。过了半小时,张朝晖才意识到毛毛误会自己,又走了。在离家三里地的地方,她找到毛毛。看见她一脸着急的样子,毛毛哭了。

  过几天,毛毛又跟小龙第三次出走,还绕开常走的路线。张朝晖夫妇在距家几十里的垃圾场附近找回了他们。她严肃地告诉毛毛,家里人找到了,如果再出走,家里人不知道有多担心,如果又被坏人利用去干坏事,家里人会很没有面子的。毛毛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称是哥哥要带他走的。

  可第四次出走很快又来了。这次,孩子们躲在一家废弃工厂里。而那天,张朝晖的侄子发烧,她冒雨出去找,浑身湿透,心力交瘁。实在找不到人,她给毛毛的二叔打了电话,说不知道能不能把人找回来,希望他赶紧来接。

  原来,毛毛和小龙上了一辆开往平江县城的班车。半途,毛毛下车,跟小龙说他要回去。到当天下午4点多,毛毛回来了。他告诉张朝晖,自己从上午11点开始,一直走了5个小时。第二天,小龙也出现了,他往贺未美放钱的盒子里放回了几张纸币,这是他离开前带走的。

  张朝晖语重心长地告诉他们,这样三番五次离家出走,让自己在邻居面前很没面子,很不开心。两个男孩最怕的就是她说不开心。小龙答应留下,但一听说毛毛的家人要来,他拔腿就跑。这次,他没有再回来。

  两天后,毛毛的家人来接他。张朝晖有点不舍,交代他回家一定要听话。她依然十分担心小龙,不敢想象他的未来。

  回家之后

  海都记者采访时,听说毛毛在马戏团里,偷偷给自己买了个陀螺,藏了一段时间,最后被老板发现扔掉了。他始终不愿说那次挨了什么样的毒打,但对陀螺充满渴望。海都记者带他去买陀螺时,他紧紧拽着记者,似乎对上街有很强的警惕性。而街坊们看他的眼神,多少有些怜意。回到家,他迫不及待地装配零件,自得其乐地玩着。他说,这是在马戏团里唯一的乐趣。

  这半个多月来,家人不想毛毛被过多打扰,只有一次例外。6月27日,漳州南靖人蔡月明联系海都记者,希望去看看毛毛,问问他有没有见过自己失踪的9岁儿子蔡宇涛。今年1月,蔡宇涛在南靖山城镇下潘村失踪,家人坚信儿子是被偷走的。相似的经历,让毛毛的家人热情接待了蔡月明。临别,毛毛的父亲安慰蔡月明,等她找到儿子,就让毛毛和他结拜为兄弟。

  不久前,毛毛给张朝晖打了个电话,听说她感冒了,还怪她,“你看你,就是不听我的话才感冒的”,张朝晖眼泪都掉下了。这段时间,她努力控制自己不要给毛毛打电话,希望毛毛忘记她,融入现在的家庭中。

  生活慢慢归于平静,在父亲眼里,毛毛乖了不少,还会帮他洗茶盘、茶杯。他计划着在暑假让毛毛补功课,准备开学时读五年级。

  而经历过这么多事情后,毛毛似乎也解了父亲偶尔打他是对他好。记者问他,在马戏团的日子里会想家吗?毛毛冒出一句:“家,是最温暖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