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主页 > 公司荣誉 > 文章列表

首鼠两端、以肉饲虎 台湾当局打压渔民讨好美日

作者:成都金海力科技有限公司 来源:www.scjinhaili.com 未知发布时间:2016-07-30 16:12:34
首鼠两端、以肉饲虎 台湾当局打压渔民讨好美日   7月20日那个烈日灼人的上午,台湾屏东县琉球区渔会总干事蔡宝兴站在海港边上,在震耳欲聋的鞭炮和民众“加油”声中,目送自发前往南海太平岛的船队缓缓驶出港口,不由想起来小时候父亲常说的“走南海”。所谓走南海捕鱼,说的就是太平岛附近海域。   双重打压   来自屏东县的“海吉利号”等5艘渔船所组成的船队合计约20人,20日上午从当地出发,赶赴太平岛通过护渔来“宣示主权”。但民间的满腔热血,却不怎么受台湾新当局待见。26日中午,抵达太平岛海域的4艘渔船在“技术性登岛”后,启程返台。   所谓“技术性登岛”,其实就是在新当局的“法律刁难”与“行政打压”的双重手段下,船队只能变通,提出“缺乏淡水”和需要紧急医疗援助,申请泊靠太平岛码头“紧急整补”,才得以完成基本使命。   台湾“渔业署”打从船队出发前,就想尽一切办法施压。先是约谈“海吉利号”船主郑春忠,说他的活鱼运搬船不能从事其他活动,否则出海就要吊销执照;又说随船采访的香港媒体记者的船员手册有问题,将依“渔业法”开罚;更扯的是,渔民出海后,“国防部”连夜翻出了“国安法”,说太平岛是“军事设施管制区”,需要提前45天前申请,否则不得登岛云云。随后有媒体揭“国防部”老底说这是移花接木,法条只是针对要搭飞机前往才有的准备要求,与渔船登岛何干?!   刚刚落幕的南海仲裁闹剧竟将太平岛认定为礁,连带影响200海里经济海域划设,影响渔民捕鱼权益,在台湾岛内引发强烈反弹。面对沸腾民怨,国民党“立法院”党团26日上午召开记者会,要求“渔业署”派代表说明,“渔业署”竟无一人出席。有人质问,这就是号称“史上最会沟通的政府”?   一方面,是台湾民间护渔热情高涨。郑春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强调,“自己的渔场自己救”。另一方面,是当局出奇的“低调”。对民间的行动不但不鼓励,反而横挑鼻子竖挑眼,上上下下一路打压,让人感到违逆民意莫此为甚。   小鸟对大鹏   当然,民进党当局面对渔业和“主权”议题也是看人下菜碟,并不全是一副横眉冷对的嘴脸。   台外事部门宣布,原订28日举行的“台日海洋事务合作对话”会议延期,疑似台日对于如何讨论“冲之鸟”议题,未获共识。面对冲之鸟是岛还是礁的问题,新当局上任后一改马当局“是礁不是岛”的坚持,表示“不持特定立场”,这种公开放水让舆论一片哗然。为了堵住悠悠众口,新当局随即表示,台日建立“海洋事务合作对话”,在“亚东关系协会”与“台日交流协会”框架下成立对话机制。   台湾“国家政策基金会”26日邀请专家学者,召开“从冲之鸟礁到太平岛:蔡英文您在怕什么”座谈会。 前“国安会副秘书长”杨永明认为,蔡当局不该与日本讨论冲之鸟礁渔权问题,否则等于承认日本在冲之鸟礁拥有经济海域的主张,且渔权为日本所有。毕竟,事情有前车之鉴,台湾“东圣吉16号”今年4月在冲之鸟周边海域捕鱼时,被日本公务船扣押,缴交巨额罚金才获释,就让外界以为日本是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里执法。   问题是,如今“冲之鸟”议题又放水,无异于打脸。台当局单方面释放“善意”让步了,人家日本也不见得领情。毕竟,后面是实打实的经济和战略利益。反观当局,为了媚日而放弃“主权”和渔民利益,不是典型的卖台是什么?   有人挖苦说,冲之鸟这个巴掌大小的地方,是岛还是礁,要依托别人的脸色和看法,这叫另一种“小鸟依人”。“国家政策基金会”召集人林郁方透过脸书,向以“大鹏”自称的“国防部长”冯世宽喊话,“您认为不让我们的爱国渔民上太平岛,才能显示您对民进党政府忠心耿耿是吗?”他形象地揶揄民进党当局,面对美国和日本时,一副“小鸟依人”样,对付自己渔民时,却仿佛“大鹏展翅”。   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根据“台湾民意基金会”26日公布的最新民调,蔡英文声望比5?20刚上任时,已经重挫14%。正是看到民意开始反弹,之前强力批评马英九卸任前登太平岛的绿营“立委”们也坐不住了。几乎跟渔民赶赴太平岛同时,“绿委”也坐飞机去登岛,试图在民意大饼上捞点好处。   作茧自缚?   蔡宝兴介绍,在太平岛附近捕鱼的台湾渔船1年约有200艘,其中150艘是屏东渔船,这个渔场对屏东当地渔业太重要了,所以,大家必须站出来。南海护渔活动发言人罗强飞表示,希望台当局硬起来,民间会全力配合,以维护南海祖产、渔权和渔民安全。但罗强飞们恐怕要失望了。   台“行政院”发言人童振源定调时竟是这样说:“国人登太平岛若未经国防部事前许可,国家主权荡然无存。”这番神逻辑让舆论哗然,质疑童振源“到底是哪国的发言人”?问题是,这并非童振源个人的言论,他代表的是在从太平岛到冲之鸟礁问题上处处首鼠两端的蔡当局。背后原因有二,一个是作茧自缚的“台独”意识形态,另一个是傍美日大腿的“外交”策略。   民意和民生议题要顾及,亲美媚日的“大计”当然也要顾及,“和中”“友中”的“前朝”策略更是让他们极为顾忌。当岛内民意与美日利益冲突,自然而然要压制民意;当渔民利益可能跟“和中”呼应甚至默契联手,当然要加倍撇清干系。所以,即使握着“有理走遍天下”的一把好牌,也打成“切莫引火烧身”的相公局。宁可跟在美日后面低眉顺眼不吭声,也不愿意“台湾优先”挺直腰杆喊大声。   台湾政治大学国际关系研究中心研究员汤绍成在《中国时报》撰文认为,民进党当局“拉拢美日,远离大陆”的政策,已经在南海仲裁案尝到苦果。台湾人都知道,出现太平岛降岛为礁的苦果,根本原因是阻挡了山姆大叔在南海的战略利益。但台湾当局为了傍大腿的“大局”,只能哑巴吃黄连,打碎牙往肚子里吞。   但远大陆的策略理智吗?汤绍成指出,台湾之所以还能坚守太平岛,就是因为大陆的态度,因为这是祖产,只要太平岛是在台湾的手里,大陆没有异议,但若太平岛易手,中共会坐视不理?   更何况,一意绥靖,不会等来互动的善意,只会以肉饲虎让日本贪得无厌。反而,挺直腰板才是上策。有媒体分析认为,日本在冲之鸟礁附近不敢驱离中国大陆渔船,也不敢驱离韩国渔船,就是因为中、韩两国强势反对冲之鸟是岛的问题。目前台湾渔民不敢在冲之鸟海域安心捕鱼,就是因为蔡当局软弱。像钓鱼岛主权争议问题发生时,马英九派遣12艘海巡船舰,强力保护台湾渔船,因此才有后来的“台日渔业协定”。
上一篇:微信营销怎么玩之福客移动营销助手 下一篇:民政部公布第十批“离岸社团”“山寨社团”名单